欢迎您光临10博体育官方网站!

拥抱夏日

时间:2020-03-22 02:28

  夏日的到来,总是让人意乱情迷,暗怀欣喜。

夏日的到来总是让人暗怀喜悦。

我曾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,这四个季节中究竟最喜欢哪一个季节。然而,终未找到确切的答案。我总是会在某一个季节里时去想念其他的季节。于是,我在四季中游离自己,在喋喋不休中忽略了每一个季节里存在着的美丽。

  是的,躁动的啤酒因子蜷缩在骨子里,一沉默就是大半年。整个冬春两季,都是高粱露和包谷烧在杯盏交错,点缀小城时光。

身体里每一个瑟缩的细胞开始舒展,在朝阳的的呼唤下,每天早早地在清晨呼吸徐来的清风,神清气爽是一种莫大的幸福。

我讨厌东北的春天刮着没完没了的大风,一刮起来,到处都是灰土,走在街上睁不开眼睛。早晨擦干净的窗台,晚上一抹,又厚厚的一层,再密封的窗户也无孔不入。这使我想起,年少时春天里的一次七八级的大风,串连烧了十几家的柴火垛,差一点烧了我们家的房屋。说起这着火的起缘,令人不可思议的竟然是街上的马粪在阳光的照射下自燃,火星被风吹到哪里,哪里便燃起了熊熊大火。

  现在好了,初夏在夕阳里伫立,绵远河在微风里鳞波荡漾,河岸的柳枝如一帘绿色的瀑布,在风中摇曳着唐宋风韵,恋恋依依。

生命在绿色的摇篮里开始滋滋地生长,平静而稳妥地渐行渐浓。一切已经不是梦幻的缤纷,油亮嫩绿的小果实在丰满的叶子里探头探脑,把那落花的伤逝送走得无影无踪。这里已不是春盛千花繁的景象,喧嚣归于宁静,更显生命谦谦安好。

于是,我开始怀念夏天,觉得夏天要比春天好。然而真正的夏季一到,我却后悔起来,全然否定了自己对夏季的好感与渴盼。赤日炎炎似火烧,说的没错的,最热的时候,太阳像个老大老大的火球,光线灼人,公路被烈日烤得发烫,脚踏下去一步一串白烟。河里的水烫手,地里的土冒烟。街旁的柳树像病了似的,叶子挂着尘土在枝上打着卷,枝条一动也不动,整个城市像烧透了的砖窑,使人喘不过气来。

  这是一个简单且美好的季节,冬季的雪花是寒冷,夏天的雪花是啤酒。半暖时光里,不追前尘,不问归期,不听恋人誓言,不问永远有多远。几只龙抱柱的玻璃酒杯往木质条桌上一摆,一盘刚炝炒出锅的小龙虾端上来,再上来几盘煮花生和毛豆角,夏夜的街头,顿时风景无限。

在初夏夕阳里伫立,河水在微风里鳞波荡漾,长长的柳枝摇曳着唐诗宋词的风韵,恋恋依依。这是一个美好简单的季节,不需要再听别人的誓言,不需要再去追问永远有多远,只将那绿色挂满枝头,已经是风景无限。

于是,我讨厌夏天了,开始怀念秋天,觉得还是秋天好过一些。然而秋天如约而至,我却又有了失落和感伤。那变得萎靡的庄稼使曾经的一派绿意盎然荡然无存,那一片一片枯黄的落叶在脚下沙沙地唱着哀悼的曲子,给人无限的失落与伤情。

  夏季,轻奢时节,剧透一下“现在拥有"微信群的美好生活。

在这个如夏日般安稳生长的季节,爱情已是久远的遗香如缕,偶尔像天籁仙乐如丝,拨动嘴角微微地浅笑。尚若还有一份真情在心间,那已经是不必出发的誓言,留给自己陪伴接下来暖暖的夏日。

于是,我怀念冬天,觉得还是冬天好,不必承受风沙雨水的侵袭,不必忍耐高温的天气,也不必为一片落叶而伤怀自己。可是冬天来了,我却懊恼了。零下二三十度的天气使得我如一只青蛙一样藏在自己的窝里冬眠。我曾有一次不知死活地在寒冷的日子里出去,手、脚、耳朵都被冻出了水灵灵的大泡。从此,我开始畏惧冬天,觉得冬天像一只爱咬人的猫,专门啃噬你的身体。我越是不敢在大冷的天出门,越是扛不住冻了。于是,我像一位老人一样在冬天里变得萎靡不振。数九寒天,整个世界成了一只大冰箱,山也冷得颤抖,河也僵硬了,空气也似乎要凝固起来。

  小胥最近改了名,叫手哥,意为留几手的意思。他喜欢喝点冰啤,喜欢那种冰冰凉、透心凉的感觉,每到下午,他就在群里聊冰冻啤酒的故事,为此闹肚子成了他的日常,也为我们的茶杯时光备足笑料。他常这样说,没有冰冻啤酒的夏季,是不完美的,是有季节缺陷的。

一个闺蜜的电话,将悄悄微妙的心事轻轻送入胸怀,那一份温馨霎时温柔了所有的空气。一位知己的勉励,会把四十多年的沧桑渐渐揉碎了扔在风里,展开蹙眉,拥抱夏日。已经不需要繁华来装点门面,也不需要哀号来叫醒忧伤,简单的季节只需要这么少的朋友来品一下新茶,说说天气的事,指点一下脸上的笑容是不是天然美好。在拥挤世界的一个小角落,有恬静的生活如安静的野草,兀自清喜。

我静下心来的时候,问自己,为什么我会不喜欢四季?然而,我生在自然界,没有能力改变我想要的。“当一个人无力改变什么的时候,就要学会去适应它。”我不知在哪里学来的这句话,但觉得极其经典。我开始尝试着去适应大自然,适应大自然中的每一个季节。

  董事长最近迷上吃串串,冷锅的那种,一大锅浓浓的汤料,上面浮一层厚厚的白芝麻,一大捧穿满荤菜素菜的串串浸泡在汤汁里。而他面前的油碟里,装满蒜泥、葱子、香菜、芹菜,还要用点大头菜颗颗和鲜红的小米椒,加香油搅拌均匀。脚边是一箱已经打开的的啤酒,面前是溢满夏日泡沫的酒杯,一半冻一半不冻的混合着喝,品的就是这种凉欠欠的感觉。

立夏已是昨日,像只温柔的手,推开明媚的今日,让过迂回的前尘往事,在阳光跳动的绿叶上,一片一片写着简单的祝福语。生命的温度在渐渐温热的国度里升腾着徐徐的热情。拥抱着款款而来的夏日,将简单的余生交付给生命的原色,在这绿色天地里,爱是不必再说的誓言,从不曾遗忘,也不应该缺席。

于是,我惊喜地发现,原来,东北四季中的每一个季节,都有着我不曾注意过的美丽。我开始盼望每一个季节的来临。

  董事长喝夜啤酒也有他的龙门阵,雪花纯生是一生所爱,至于说喝勇闯天涯,那是是谈两千万以上的生意才喝的。这句话我似懂非懂,也许是在讽刺某人,但确实成了夜啤酒摊摊边的一句口头禅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盼春,春雨,春花,春夜,春风,春光,春景,春游,春思,春寂,春梦……那么美。当春带着她特有的新绿,海一样地漫来时,真能让人心醉;当春携着她特有的温煦,潮一样地涌来时,也能让人断魂。春天是活泼的、狂热的、是姿意生长的、是年青旺盛的。春天草儿也绿了,枝条发芽了,遍地的野花、油菜花开的灿烂多姿,一切沐浴着春晨的曙光,在春风中摇弋、轻摆,仿佛少女的轻歌曼舞,楚楚动人,春天是美丽的。

  那个很受女性朋友喜欢的大勇,最近忙得欢实,自从离开凯江路上那个令他伤心的铺子,自己开始单干了。具体在做什么,我们也不知道,只是每次夜啤酒的时候,感觉有点消瘦了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在修行,修身养性,磨练自己,肯定还是有他的路子吧。

盼夏,夏季热情奔放,轰轰烈烈,显示着生命的力量与魅力,即使在即将逝去的那一瞬,夏也要掷出平日最浓烈,最朴素的颜色,每一滴绿色都渗透着生命的精华。夏日的晴空是灿烂的,夏日的傍晚是亮晶晶的,使人充满幻想的。夏日里草长莺飞,小河流水哗啦啦……夏天是绚烂的季节。

  至于我,半爷子老头的生活是慢条斯理,每天工作、吃饭、睡觉都有自己的节奏。偶尔的啤酒桌边,会小饮几杯,有时也以身体为由,当了桌前的逃兵。

盼秋,秋来,庄稼收割,落叶归根。暖和却不炎热,秋是火红火红的,充满了热情,包藏着含蓄。“最是秋风捎音至,漫山枫叶遍地红”。秋是金黄的,颗粒满仓……,秋似一幅水墨画,充满了诗意,有其独特的美。

  在这个如夏日般安稳生长的季节,爱情已是久远的遗香如缕,偶尔像天籁仙乐如丝,拨动嘴角微微地浅笑。尚若还有一份真情在心间,那已经是不必出发的誓言,留给自己陪伴接下来暖暖的夏日。让过迂回的前尘往事,在阳光跳动的绿叶上,一片一片写着简单的祝福语。生命的温度在渐渐温热的国度里升腾着徐徐的热情。拥抱着款款而来的夏日,将简单的余生交付给生命的原色,在这绿色天地里,爱是不必再说的誓言,从不曾遗忘,也不应该缺席。

盼冬,冬像一位美丽的、高贵的、矜持的公主,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,轻轻的朝我们走来。冬天的雪花是最美的,洁白的雪花像是仙女洒下的花瓣,那么轻,那么软,飘飘扬地点缀和活跃着整个寂寥的东北大地。东北的雪花,是南方地区无法赏阅的美景。

  生命在绿色的摇篮里开始滋滋地生长,平静而稳妥地渐行渐浓。一切已经不是梦幻的缤纷,油亮嫩绿的小果实在丰满的叶子里探头探脑,把那落花的伤逝送走得无影无踪。这里已不是春盛千花繁的景象,喧嚣归于宁静,更显生命谦谦安好。

我豁然开朗,原来,东北的四季,每一个季节里都有着它特有的美丽,只要去发现,到处都是美的。原来不美的,是自己灰色的心情和深陷抑郁的情怀。

上一篇:沈尹默自评:只是五四运动一名“伙夫头儿”
下一篇:没有了